◈ 第004章 庸醫

第005章 偶遇厲鬼

蕭恆等人對她的話置之不理,顯然已經將她當成了精神分裂症患者。

「蕭小姐!請伸出右手!」大夫道。

蕭沫歆清楚,如今人在屋檐下,不得不低頭,慢吞吞撩起衣袖,將手腕遞至他的面前。

大夫指尖搭上她的脈搏,片刻,收回指尖。

「大夫!我女兒什麼情況?」冷蘭溪焦急詢問。

「蕭小姐除了身子有些虛外,沒什麼大礙!」

冷蘭溪面上的擔憂,並未因為大夫的說辭,而有絲毫減緩:「那她為何會時不時的自言自語?還說一些奇奇怪怪的話?」

「應該是驚嚇所致,老夫給她開點安神的湯藥,讓她先喝幾日看看情況!」

「好!」

一刻鐘後……

蕭沫歆恭恭敬敬的將眾人送出房門,順手將房門自里側拴上,免得再有人前來打擾她休息。

然而,先前還睡意滿滿的她,此刻卻翻來覆去,怎麼也睡不着,最後乾脆坐起身子:「話說,除了正門外,如何能溜出府?」

「你出府作何?」

「自然是出去散散心!」蕭沫歆賞她一枚白痴的眼神,翻身下床:「知不知道?」

「女子半夜三更出門,若是被人撞見,有損名聲!」

蕭沫歆嗤笑:「私奔的事情,你都做得出來,現在才開始擔心名聲,是不是為時已晚?」

「……」

「不說的話,我就自個兒去找!」嘴上說著,蕭沫歆已打開窗戶,跳了出去。

「府中最後面院子的牆根處,有個小門!」片刻,幽幽嗓音自她身後傳來。

蕭沫歆腳風一轉,向著後院行去……

後院,顯然已荒廢了有些年頭,腳尖踩在乾枯的樹葉上,時不時發出細碎的聲響。

「喵~~」

突兀響起的貓叫聲,在寂靜的夜色中,顯得極其刺耳。

蕭沫歆側目,便見立於牆頭上黑乎乎一團,雙眼泛着綠油油光芒的小黑。

「你還知道回來?」蕭沫歆勾了下唇角,一臉嫌棄道:「我還以為,你跟哪只母貓私奔了呢!」

「喵~~」小黑低叫一聲,跳入她的懷中,討好意味十足蹭了蹭她的手臂。

蕭沫歆彈了下它的小腦袋:「下次再敢一走兩日,小心我把你給閹了!」

「喵~~」小黑抗議叫了聲,它才不要做太監貓。

蕭沫歆嘴上雖如此說,但哪捨得真的動它一絲一毫,說來也奇怪,她們一同遇上雪崩,異世醒來,她已換了副身軀,而它竟然還是原來的身體。

前世,它是她唯一的家人,而這一世,它依舊是她唯一的家人。

「別以為你抗議,我就會心軟,下次再跟人家母貓去約會,記得要矜持點,別動不動就在人家過夜!」蕭沫歆教育它幾句,見它乖乖不說話,才摸了摸它的腦袋:「走!帶你去吃好吃的!」

「喵~~」

在她的指引下,蕭沫歆很快找到傳說中小門的準確位置。

扒開雜草堆,待瞧見剛好能鑽下一人的洞穴,蕭沫歆笑了。

「你說話,還真不是一般的婉轉,這也能稱得上『門』?我看狗洞倒差不多!」